huhu

今天从鼓楼回学校的地铁上很难受,先是头晕想吐,紧接着就是一背一背地冒虚汗,从奥林匹克公园站爬上地面,蹲在一棵树下干呕了一会,骑着车子回到学校,然后就好了。
出一出汗,就没事了。哭一哭,有时候也没事了。那是否代表,我们身体里的一些水分是不必要的呢?又或者说,水分可以带着不必要的疲惫悲伤愤怒暂时离开身体,哪怕紧接着有新的到来。

七月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来了,等我蓦然发现已经七月了的时候上旬又已过半,接下来就是暑假啦。
就打算玩一玩,见见喜欢的歌手,见见想念的人,再赚些钱,就很完满了。

有时候我忍不住想啊,是不是也有人在暗处像我羡慕别人一样羡慕着我呢。我忍不住说没有必要羡慕,当然啦没地方说,那就送给自己吧。
“你也是很认真生活的人呢!哪怕你不肯承认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)
< >
“但命运的仁慈在于,我能将那些快活与失落都溶解于文字,从而避免它们被活生生吞没。”
< >
© huhu | Powered by LOFTER